您的位置 主页 > 东方时空 >小巷深处古舜井/李春生 >

小巷深处古舜井/李春生

李春生

繁华的城中心又一座高层建筑,米兰阳光大厦拔地而起。她与马路对面的电信大楼携手并肩,站在在城市中心俯视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行人。这座刚刚建成的大厦提高了这座城市的品位,从五十多年前的百货大楼到后来的池州商场,城市发展的脚步从未停止,当年池州商场建成时,曾轰动全城,整个商场被挤得水泄不通。如今这里又有了新的飞跃。我每次从这里走过,仰望米兰阳光大厦她高耸的身影,不禁为城巿飞速发展唏嘘不也,感歎城市建设一日千里。

在繁华的街巿旁,这座高耸大厦的身后,有一条僻静的小巷。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外祖母说这里原来叫“麻皮巷”,是一个幽静的巷陌。随着时光流逝,“麻皮巷”的巷名早也被人遗忘。人们一直都叫它“大井头”,因为这条小巷里有一口古舜井,这里真正的巷名是“舜井巷”。“古舜井”是城里一口最古老的井。比“包公井”、“黄公井”还早几千年。是四千年前舜南巡时开凿的。光阴飞逝,岁不我留。几千年的岁月匆匆而去,然而舜的美德流传至今,同这口古井一起,经沧桑巨变还留存人间。在那斑驳的井圈上,深刻着岁月的年轮,四千年的漫漫时光都定格在这里。

小巷里的古舜井,在五十年代时,井水清澈。居住在小巷里的人们,洗衣冼菜和饮水都靠这口古井。祖祖辈辈长年累月地提水,绳索已经把花岗岩的井圈都磨得凹下一块。纯朴古井里的涓涓细流,哺育着小巷里一代又一代人。舜的恩泽浸润着小巷的每寸土地。古井在飞逝的时光里静守着四千的春秋。

我的童年时光,也留在了这条寂寥的小巷里。那时,舜井巷里有所私塾。土墙草屋,每天在那里唯读《百家姓》、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家诗》。下课时喜欢在小巷里玩耍,打螺陀滚铁环。巷子里有一棵桑树,桑枣成熟时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。绿色的桑叶间,挂满了一颗颗紫红紫红的桑枣,让我们唾唌欲滴。怕私塾先生骂不敢爬树,偷偷地用竹杆子打。总能打下许多,酸甜可口,把嘴唇都染成紫色。炎热的夏天常在古舜井边,喝刚打上来的清凉井水。趴在井圈边探头向井里看,只觉一股清凉的冷气从井底溢出,顿时让人感觉无比的凉爽。童年的日子浸润在古舜井那甘甜的井水里,至今总难忘却那些往事。“落叶寒蝉小巷深,枯藤斜日半墙阴”。 在这个寻常巷陌。深藏着多少故事,同古井一起留在小巷深处。

五八年大跃进,舜井巷一部份房屋因城巿建设而折迁。在这块土地上建起了百货大楼、文化馆、大戏院,小城的兴盛就从这里开始了。童年读书的私塾也搬到城西的桃花山畔,那棵桑树自然也没有留下。只有这口古井还完好的保存在小巷里,并被定为巿文物保护单位。古井幽幽思流年,在小巷深处,向人们展示着它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。拂去岁月的尘埃,我们都来爱护它,它是这个美丽城市一块闪光的瑰宝。

小巷深处古舜井,是几千年的历史遗存。散发出厚重的文化底蕴,在城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旁,与辉煌时尚并存。与秋浦河、百牙塔、杏花村……一起为这个“千古诗人地”增添了深厚的文化韵味。小巷深深,古井幽幽, 蕴含着四千年岁月留下的厚重,在这里依稀能听到,亘古传来的如烟如雾的吟唱。

  上一篇: